迎接中国挑战

2016年亚洲知识产权商业论坛已于12月份在上海成功举办,来自世界各地的代表表现一种共识:中国正逐步成为全球知识产权市场的重要市场。

年12月,400多人相聚在上海浦东丽思卡尔顿酒店,出席2016年的亚洲知识产权商业论坛(IPBC Asia)。虽然论坛主题涵盖整个亚洲地区的知识产权发展状况,但最受关注的是中国知识产权惊人的变化速度。从诉讼到专利质量再到世界级的专利交易都被津津乐道。第三天结束时,大家心中已十分清楚:中国正在全球知识产权市场的形成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在欢迎鸡尾酒会上享受绝色美景

开幕式全体会议上,参会代表全神贯注地聆听

重大交易

在题为“知识产权如何在多变的环境下创造价值”全体会议上,来自小米的林鹏和微软的Micky Minhas与本杂志总编辑Joff Wild共同讨论了2016年5月宣布的两家公司之间的突破性交易。他们解释说,知识产权是这份协议的主要驱动力,因为小米从微软手中购得了1500项专利,但本次交易实际上是以开展更加广泛的合作为前提,微软应用程序将会用在小米的移动设备上。在随后举办的亚洲知识产权精英晚宴上,此次交易被评为亚洲年度知识产权重大交易,因为它体现在外国和中国的企业间用知识产权取得共赢和互利的合作又向前迈出重大一步。

开幕鸡尾酒会在丽思卡尔顿屋顶酒吧热烈进行

据最近刚担任微软许可负责人的Minhas透露,在小米的一位高管表达出要扩充专利库的意愿之后,这笔交易历经一年的时间才展开。他补充说,这项交易能够达成,参与谈判的一些主要高管之间的关系发挥了关键作用。Minhas、微软的业务发展负责人Peggy Johnson以及小米的战略合作负责人王翔都曾就职于高通,因此彼此之间较为熟悉。2016年3月,两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通过面对面的会谈,解决了大部分悬而未决的问题并推动谈判的进行,剩下的就是要完善合同条款了。

又结识一位新朋友

然而,其中最为重要的因素是双方都花费了很多时间来了解对方的观点和需求,并全面关注达成双赢的成果。林还给观众讲述他认为全球很多公司按照公平、合理和非歧视原则与中国企业谈判时都会犯的错误。在回答一个有关欧洲法院对“华为诉中兴”一案裁决的问题时,他承认可将这个案例作为一个很好的参考,但并不赞同一些公司以为可将这个案例奉为《圣经》到处适用。林鹏说:“如果你认为可以把欧盟框架用在中国,这便是一个错误。”

相反,他认为适当遵循当地的规章制度能走得更远。具体提及一些参考案例,比如中国国家发改委对高通许可做法调查情况的处理办法,其中可以看到这家美国公司缴纳了近10亿美元的罚款,并保证修改自己在中国的专利许可费计算方法。

在分组会议上,LG电子的知识产权许可负责人Joo Sup Kim分享降低知识产权费的最佳谈判技巧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最近证实,中国已成为首个年度接收100万份专利申请的国家,超过了其他主要市场。虽然授权专利的质量仍存质疑,但林鹏认为情况正在好转。他透露说,几年前他参与了有关中国专利质量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2008年以来已有显著进步。

这种趋势将会在许多领域产生重要影响。正如林鹏所指出,较为优质的专利最终会引来权利主张和诉讼,从而引导更好的判例法的发展。Minhas指出:“法院里发生的事情是行业内发展和变动的一种指示灯。中国的创新层次的确在提高,这必定会推动专利制度日趋完善,反过来也有助于增强对法院系统的信心。” 他补充说,一个专利通常需要10至15年的时间才能尝到价值甜头。因此,随着中国专利质量只是在过去八年才有所提高,我们可能还需再过几年时间,才能看到知识产权价值创造战略在全球首个100万份专利市场发挥作用。

诉讼 — 好、坏、丑

此次论坛也传达一个信息,不仅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所授权的专利的质量有了很大提高,而且政策制定者也敏锐地察觉到可能会推动国内创新型初创企业发展的各项措施。

其中一个例子是最近有关软件可专利性的指导方针确定在中国软件专利比美国或欧洲更为宽松。随着专利质量的完善,专利交易可能性和可行性在提高;专利诉讼的可用性及信任度也将增加。

这一点在2016年11月WiLAN在南京向索尼提起专利侵权诉讼中得到应证,这是外国非执业实体第一次在中国采取此类行动。这一行动说明中国正在成为不可忽视的主体,其法律体系的信赖度也有提高。这个观点自2014年北京、上海和广州设立知识产权专门法院逐渐认同。WiLAN不是专利流氓,若对案件诉讼流程没有信心也不会贸然采取法律行动。这些事件将如何发展,很多人都会拭目以待。从这起诉讼来看,非执业实体将会在中国采取更多行动,而且实体公司也会作为原告提起更多诉讼。

然而,每个争端都存在相互对立的双方 — 实体公司即可是被告也可以作为原告。联想知识产权主管Ira Blumberg认为,中国近期的发展并非都具有积极意义。在第二天的一个全体会议上,飞利浦首席知识产权官Brian Hinman请Blumberg谈谈那些事项会让他忧虑。Blumberg坦言道他担心专利流氓的问题会愈演愈烈,尤其是当专利损害赔偿金和可购买的专利数量都持续增多时,而且加上它们可申请诉前禁令和永久禁令。Blumberg警告说:“如果处理方式不正确,中国便会被它们所困扰。”

关于禁令、损害赔偿和实用新型专利

诉前禁令是中国知识产权诉讼中的一种强大武器,但需要大量艰苦工作和说服法官才能获得。在“中国成为新兴专利战场”全体会议上,飞利浦的中国首席知识产权法律顾问Daniel Yan和蚂蚁金融的首席知识产权法律顾问Benjamin Bai畅谈对于这个问题的看法。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01年的规定,申请诉前禁令,权利人必须能够证明自己的立场,证实受到了实际的或迫在眉睫的、不可挽回的伤害威胁,而且能够缴纳所需的保证金。做出裁决之前,法院还需考虑公共利益。到目前为止,就这么简单。不过,问题出现在细节方面。

对于独占性许可人来说证明自己的立场并不困难,但对非独占性许可人来说存在很多问题,而且必须提前获得专利权利人的同意。你还需证明所涉专利权非常牢固,换句话说就是它完全有效。这对发明专利所有者来说不是问题,因为经过实质性审查后他们便能获得自己的权利。对于未经过审查的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专利来说,这个问题会很麻烦,需要从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获得一份评估报告;而这个过程实质上会涉及到一次全面审查,需要两到三个月的时间。

至于实际或迫在眉睫的威胁和不可挽回的伤害,如果有效性方面存在问题(例如等待重新审查,或是确认性判决案例),此路则行不通;同样,任何依赖等同原则或涉及复杂技术的案件也是如此。此外,只凭金钱损失来进行辩论也毫无意义,要引起法官的注意还需要更多证据。无论是权利人还是第三方,所遭受的损失无法仅仅通过金钱来弥补才是关键。然后还有保证金的问题:它需要立即缴纳,而且数目庞大(Bai提到北京一家法院曾要求缴纳4千万人民币的保证金,约合580万美元),所以应提前作准备。

尽管存在各种障碍,但Yan和Bai也已表明有可能说服中国法院发出初步禁令,能够成功做到这一点的权利人必然占有强大优势。专利执法可能存在挑战,但Bai称与过去相比,中国的守法企业数量已大幅增加(这一点令人鼓舞)。即使没有执法,还可利用其他手段来迫使侵权人屈服,其中包括采取行政诉讼和海关措施。

获得更多赔偿

对于考虑在中国提起诉讼的外国企业来说,损害赔偿通常是一种事后产生的想法 — 同一全体会议上提出的数据显示赔偿额平均只有8万元人民币(约1万美元)。但来自柳沈事务所的Jun Qiu认为,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之一是原告无法提供任何证据。在中国,查阅侵权人的会计账簿非常困难,但Qiu提供了其他几种方法:例如,可利用公司年报查阅销售信息,并可说服当地的中国海关办公室提供出口数据。掌握了这些信息,第三方会计事务所便可通过审计来估算合理的利润率。

尽管Yan告诫称利用宽泛的财务数据来计算赔偿数额在上诉时多会被减扣,但高额赔偿索赔要经过很多时间和波折才能达成和解。随着在中国提起专利侵权诉讼的外国企业和非执业实体越来越多,他们定会想出其他方法来说服法庭做出赔偿额度更大的裁决。

记住实用新型专利

很多外界观察家都会忽略中国的实用新型专利,尤其是当考虑到一些统计数据时:在中国去年提起的110万份专利申请中,大部分都不是发明专利。毕竟,实用新型权利的有效期只有10年,不会受到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实质性审查,而且对于独创性门槛也非常低。

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的数字显示,外国公司对实用新型专利并不是很感兴趣:10%的中国发明专利申请来自海外实体,但实用新型专利却只有1%。然而,Bai和Yan都警告说忽视实用新型专利要承担风险。

在讨论诉前禁令时,Bai指出“如果你能说服法官某项专利的有效性无可置疑,那它便会被当作真正的专利”;这意味着实用新型专利的所有者拥有非常有效的补救措施。Yan补充说,实用新型专利一旦通过审查便很难被证明无效,因为其中的独创性标准非常低。这点对原告至关重要,根据Bai的估计,在中国无效率是40%左右。

“一个人的垃圾可能是另一个人的宝贝,”Bai补充道,“但这也是存在专利流氓的原因。”考虑到实用新型专利价格是中国发明专利价格的一小部分,它们也可能值得收购。

他认为赔偿金额有望增多,专利权人获得禁令救济的威胁日益加重;但是这个市场真正风险的滋生温床是中国已成为一个大型制造业中心的事实。这会为专利所有者提供大量的机会来破坏公司的生产或供应链,从而促使外国和本地企业投奔其他司法辖区。他警告说:“如果法院判定高额赔偿,那么企业的自然反应便是重新寻找制造场所,因此,对于专利制度的发展中国需要非常小心。”

“中国成为新兴专利战场”全体会议上的答问。嘉宾成员(左边):柳沈事务所合伙人Jun Qiu;松下知识产权战略部首席知识产权专家Feng Ren;飞利浦中国首席知识产权法律顾问Daniel Yan;蚂蚁金融副总裁兼首席知识产权法律顾问Benjamin Bai;百度专利部门高级法律顾问王怀彬

Blumberg曾在高智(Intellectual Ventures)任职,近年来已成为专利流氓直言不讳的批评家。 正如我们在美国已经看到的,大家积极努力为专利流氓的威胁寻找解决之策,却常会在无意间造成极大伤害。在听取Blumberg的警告时,中国当局应好好考虑。他说的确有道理;但要认真并且精心地制定政策。可以看看欧洲不像美国,欧洲为什么没有真正的专利流氓?随着中国专利诉讼市场的不断成长及利益不断升级,专利流氓这个问题的辩论似乎不可避免。

交流永不停息 — 甚至在亚洲知识产权精英晚宴上也是如此

然而,让亚洲公司的知识产权业务负责人忧虑的,并非只有专利流氓。对于阿里巴巴的技术和专利首席法律顾问Amy Xu来说,还有其他几个问题让她困扰不已。

亚洲知识产权精英晚宴上

联想知识产权负责人Ira Blumberg(右一)在“亚洲知识产权精英企业的忧虑”全体会议上发言。其他嘉宾成员(左起):飞利浦首席知识产权官Brian Hinman(主持人);台积电首席知识产权法律顾问Billie Chen;阿里巴巴首席专利和技术顾问Amy Xu;Creative Technology法律服务副总裁Anan Sivananthan

第一个问题:作为一家拥有4万名均龄为27岁员工的年轻企业,阿里巴巴缺少深层次的企业知识产权传统。因此,知识产权团队的主要任务是要让员工明白为什么尊重知识产权对公司的长远发展至关重要。在商标领域工作的人都会告诉你,阿里巴巴已成为大量假冒商品的倾销平台,很多人认为它可能应该花更多精力来解决这一问题。然而,Xu认为公司正在这方面作出重大努力。

除了员工教育计划之外,阿里巴巴还加大了对技术开发和大数据解决方案的投资,从而追查假冒商品,确保将它们阻拦在平台之外。Xu指出,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依靠的是平台商品采购者对它的支持和信任。因此,阿里巴巴不仅要正确做事,而且还应取得成功,这一点至关重要。

晚宴表彰的亚洲知识产权精英企业代表

前排(左起):Ying-Ping Lin, ITRI;Aditi Khopkar, Reliance Industries;Shigeaki Hayashi,卡西欧;Ira Blumberg, 联想;Wilaiporn Chetanachan, Siam Cement Group;Wang Sijia, 中兴;Joo Sup Kim, LG电子;Billie Chen, 台积电;Suzanne Chou, E Ink Holdings;Eiu Beom Roh, SK Hynix;Sang Kyu Woo, KT Corp;Chai Yuan, 索尼;Sophie Kuang, CSL

后排 (左起):Daniel Lee, LG Chem;Christine Emmanuel, CSIRO;Jon Harwood, Fisher & Paykel Healthcare;Roger Tu, 富士康;Alice Wang, DJI;Jung Hyuk Shin, ETRI;Ganapathy Narayanan, 塔塔咨询服务公司;Kevin Feng, 联发科;Kenneth Oplinger, Cochlear;David Ho, 阿里巴巴;Motoi Takezono, 东芝;Ho Cheng Huat, A*STAR;Anan Sivananthan, 创新科技

应对技术融合

Xu和Blumberg提醒参会代表说,中国花园里生长的并非都是玫瑰;随着环境的变化,暴露出来的潜在问题会更多。随着越来越多的连接设备进入物联网生态系统,标准化必会变得愈发重要,各种设备互连能力已成为商业成功的关键。

在周一早上“管理技术融合中的知识产权挑战”全体会议上,开放创新网络的首席执行官Keith Bergelt提出了这方面的多种计划,其中包括正在为联网汽车开发安卓操作系统的Automotive Grade Linux。Bergelt告诫说,中国更多地参与正式和非正式标准的制定非常重要。如果中国只有几家大型企业比如华为和中兴参与这些过程,便会产生这样一种风险:中国会被困在所谓的“科技孤岛”上,与世界其他国家“失联”。

我们已逐渐习惯于看到关于华为和中兴对最新移动通讯标准所做贡献的统计数据,但若有更多的公司能在诸多技术领域参与全球项目,则将会更加鼓舞人心。

随后,在“中国成为新兴专利战场”全体会议上,来自百度的王怀彬分享百度正在如何针对变化调整自己的知识产权战略。2015年年底,由20多家中国企业共同组建的专利池的主要参与者,该联盟旨在汇集语音技术专利,供成员免费使用。百度已提交了400多项语音输入方面的专利申请,并将其中大约100项提供给了这个专利池。

该专利池的参与企业,包括中兴、京东方、海尔和北京汽车等,很好展示了来自不同行业的中国企业通过技术融合便能与自身领域之外的合作伙伴协作。然而,尽管从这个计划能够看出,很多企业正在思考生态系统在中国的发展趋势,不过物联网的特性决定了它们还需走出中国;如果不这样做,Bergelt上面的警告很可能会变成预言。

茶歇时间交流观点

赢得信任

标题为“中国新兵训练营”分组会议着重探讨了外国企业如何在中国知识产权市场获得成功,这引起了参会代表的极大兴趣。和出席讨论嘉宾多数认为能在中国市场占据一席之地非常关键。在中国这个司法辖区,若没有得力的当地员工就很难有效应对挑战或抓住机会。然而即使组建起了当地团队,仍然需要与总部建立密切的关系。

作为德国公司舍弗勒的中国知识产权经理,Jun Chen发现五到八年之前,欧洲和美国企业并很难信任它们在中国当地的知识产权员工。他说,为其他外国公司工作的一些同仁依然感到失望和无奈,因为他们无法进入企业的全球知识产权数据库。他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制定全面的策略。瑞士Clariant Chemicals的知识产权经理Jessie Kang也赞同这个观点,但坚持认为中国团队应通过展示自己的价值来赢得总部信任。

Kang还强调说,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其他国家,对外部合作伙伴展开审查同样重要。与此同时,另一家企业的高级知识产权负责人讲述了一个有关当地律师事务所的故事。他的公司常会通过这个律师事务所为在中国获得的发明提交专利申请,这也包括专利家族中关键专利要在海外申请。这家中国律所没有用一家有资格的美国专利代理人来向美国专利商标局提交申请,而是通过中国专利代理所和美国的一家空壳公司注册了专利。他指出即便相对知名的律所也参差不齐,因此尽职调查非常重要。

获奖者

亚洲知识产权精英晚宴获得巨大成功,多家坚持打造一流知识产权职能企业和研究机构受到了表彰。

2016年,精英榜上榜实体增加到了62个,涵盖9个司法辖区。《知识产权资产管理》有史以来首次增设10个团队奖和一个个人奖。这些获奖者由《知识产权资产管理》编辑共同评选产生,均为过去一年表现突出的高管和知识产权部门。他们都将专利当作一种战略资产来使用,有的在知识产权市场非常活跃;有的成功签订了许可协议;还有更多的通过知识产权有关的兼并和收购进入了新的商业市场。

  • 年度最佳汽车团队:现代
  • 年度最佳电子产品团队:鸿海/富士康集团
  • 年度最佳健康护理团队:富士胶片
  • 年度最佳互联网团队:乐天
  • 年度最佳研发机构团队:ETRI
  • 年度最佳半导体团队:台积电
  • 年度最佳创业团队:大疆
  • 年度最佳电信团队:华为
  • 年度最佳亚洲个人:丁建新,华为
  • 年度最佳亚洲团队:鸿海/富士康集团
  • 年度最佳亚洲知识产权交易:微软和小米

奔向渥太华

为期三天的论坛硕果累累,再一次揭示了知识产权市场的全球扩张趋势。毫不怀疑的一点是:亚洲尤其是中国已成为目前知识产权的热点地区。《知识产权资产管理》由衷感谢所有与会者、一流的演讲嘉宾和赞助商。

我们将6月18-20日在加拿大渥太华举办2017年全球知识产权商业论坛(IPBC Global)。今年晚些时候,下一届亚洲知识产权商业论坛(IPBC Asia)也会在东京拉开帷幕。

Joff Wild是《知识产权资产管理》的总编辑,常驻英国伦敦

Jacob Schindler是《知识产权资产管理》的亚太区编辑,常驻中国香港

Richard Lloyd是《知识产权资产管理》的北美区编辑,常驻美国华盛顿特区

Unlock unlimited access to all IAM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