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专利市场步履艰难,但希望同在

知识产权交易中介的日子并不好过:专利价格正在下降,交易量日益萎缩,他们要变现资产的压力越来越大。此外,可专利性和标准必要专利仍没有定论。今年的《知识产权资产管理》知识产权市场标杆调查将为读者揭示更多的调查结果。

于那些希望知识产权市场回暖的人士来说,今年的《知识产权资产管理》知识产权市场标杆调查会让他们变得更理性。纵观主要调查结果,很难相信知识产权交易几年前还是头条新闻,所产利润丰厚,一些人甚至认为一种新的资产类别将会兴起。时代的变化不可捉摸。如今,虽然这方面的交易仍在发生,但价值已出现下降,真正的买方市场已经形成。许可方也觉得这个市场充满荆棘 — 尤其是非执业实体。除此之外,需要考虑的还有美国专利资格的不确定性,以及标准必要专利的价值。

不过,并非所有消息都是坏消息。虽然美国对意图利用专利资产创造价值的权利人形成了重大挑战,但德国受欢迎的程度正在增加,欧洲凭借统一专利法院的承诺正在成为世界专利诉讼中心。此外,与以前相比,知识产权管理人更在乎创造和维护 专利组合的成本,而且似乎越来越注重知识产权和企业整体战略的一致性。

从2016年2月中旬到3月下旬,《知识产权资产管理》利用6周时间组织了一次年度标杆调查,以研究我们读者对一系列主题的观点,其中包括:

  • 企业对知识产权问题的整体认识;
  • 非执业实体和实体公司之间的关系;
  • 专利价值及估值;
  • 知识产权市场的状态;
  • 领先专利局的表现;
  • 领先的司法管辖区(就诉讼而言);
  • 欧盟统一专利制度的潜在影响;
  • 美国的改革进程;
  • 知识产权价值创造面临的最大威胁。

为了解知识产权生态系统中处于不同位置的读者的各种观点,我们针对每个特定的人口群体,共制作了三份调查问卷。第一种针对实体公司的知识产权管理者,第二种是非执业实体,第三种是私人执业律师和代理人。显然,这并没有覆盖到《知识产权资产管理》的所有读者,它只是我们的一种分类方式。

我们收到了600多份回复,主要来自担任高级职位的人士。所有受访者的信息完全保密。我们挑选了许多最有趣的调查结果,从以下几方面分享给大家:

  • 人口特征
  • 知识产权管理
  • 知识产权市场 — 买卖
  • 知识产权市场 — 许可
  • 质量和采购
  • 诉讼
  • 单一专利和统一专利法院
  • 美国专利改革
  • 权利人面临的威胁

在每一方面,我们将主要研究实体公司受访者的回应,并与非执业实体和私人执业者进行比较。有些结果虽然意想不到,但有一点却在预料之中 — 个人对知识产权市场的看法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们所处的位置。

角度决定着一切;除了这一点,还应记住这些都是《知识产权资产管理》读者的观点。这些人将知识产权看作为企业的一种资产,力图通过知识产权创造出价值;他们的看法并不一定代表知识产权界的普遍观点。

人口特征

图1. 您的职务(实体公司)

图2. 您的职务(非执业实体)

图3. 您的职务(私人执业者)

图4. 您公司的经营行业(实体公司)

图5. 您的办公地点(实体公司)

图6. 您的办公地点(非执业实体)

图7. 您的办公地点(私人执业)

知识产权管理

设法利用知识产权赚钱,是2016年实体公司知识产权管理者所面临的主要挑战。然而与去年的调查相比,追踪发明在他们的议程中已变得更为重要,从2015年的第六位跃居成为今年的第二大重要问题。努力确保公司所创造的所有知识产权都能得到精心管理和资本化利用,部分原因可能是高级管理人员对知识产权问题越来越感兴趣:近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认为(非常同意)他们的领导都能积极参与制定知识产权战略,而2015年这个数字仅为四分之一。

尽管领导的参与更为密切,却只有12%的受访者称知识产权战略和业务战略能完美保持一致。虽然仍不完美,但62%的人称他们的这两个战略基本上能保持一致,只是4%认为他们完全不一致。

绝大多数(85%)人非常同意或同意公司领导非常重视知识产权的价值和重要性,几乎一半的受访者感到高级管理人员要求他们变现公司知识产权组合的压力越来越大。然而,人们对这些专利组合的估值热情与去年相比已略有下降,只有43%的受访者认为专利组合估值是知识产权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而这个占比在2015年是50%;12%的受访者称它是对时间和金钱的浪费,去年只有8%。

图8. 您如何看待专利组合的估值?(最多可选三项)(实体公司)

它是知识产权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出台行业标准将非常有益

有助于我们向投资者证明知识产权的重要性

有助于我们向高级管理层证明知识产权的重要性

我们已对自己的投资组合进行了估值,认为这样做非常有用

我们没有考虑过

我们曾考虑这样做,但决策时未获得通过

我们已对自己的 组合进行了估值,认为作用不如我们的预期

这是对时间和金钱的一种浪费

表1.请列出您工作中最重要的三个知识产权问题(按重要性依次选择 )(实体公司)

加权平均数

设法利用知识产权赚钱

1.72

追踪发明

1.82

管理你的权利

1.87

实施你的权利

1.93

管理费用

1.94

保护你的资产组合

2.02

缺乏高级管理层的支持

2.05

评估许可出售机会

2.27

配置员工

2.33

评估许可收购机会

2.38

并购时进行知识产权尽职调查

2.52

图9. 我的公司领导非常重视知识产权的价值和重要性(实体公司)

非常同意

同意

不同意

非常不同意

不确定

图10. 我的公司领导能积极参与知识产权战略的规划(实体公司)

非常同意

同意

不同意

非常不同意

不确定

图11. 在公司知识产权组合的货币化过程中,高级管理层对知识产权职能部门所施加的压力越来越大(实体公司)

非常同意

同意

不同意

非常不同意

我们必须不停地寻找货币化机会

不确定

图12. 在您的企业中,知识产权战略与业务战略能否保持一致?(实体公司)

非常一致

基本一致,但有需要完善的地方

我们已开始研究这一问题,但仍有许多工作要做

不一致

市场 — 买卖

好消息是人们仍在购买和出售专利,而坏消息是与去年相比,交易量在一路下滑。在2015年的调查中,52%的实体公司受访者称他们的组织购买过专利,而今年的这个数字已降至32%。同样,在今年的调查中,27%的企业受访者称他们在过去12个月售出过专利,而去年的这一数字为40%。

价格似乎也在继续下跌:48%的企业受访者认为价格已出现下跌(这一数字在去年为31%),而71%的非执业实体也持同一观点(去年为75%)。两年来,这些数字出现了急剧下降。至于原因,看起来好像是环境越来越恶劣,造成价格大跌。实体公司和非执业实体受访者将主要原因归咎为专利审理及上诉委员会的双方复审和商业方法重审制度。但对于下一个主要原因他们的意见并不相同:实体公司选择的是维护标准必要专利愈加困难,而非执业实体认为是市场供过于求。

当问及他们购买专利的首要原因时,38%的实体公司称是为了确保自由运作。这个数字并不小,但与去年的52%相比仍在下滑;这可能是因为低价促成了更多的战略收购。同时,与2015年相比,人们对探寻货币化机会、阻止专利落入竞争者和非执业实体手中的热情已变得更高。

图13. 过去一年间,贵公司出售过专利吗?(实体公司)

没有

还没有,但正在寻找买家

还没有,但我们愿意出售

无法设想这么做

图14. 过去一年间,贵公司曾向非执业实体出售过专利吗?(实体公司)

没有

还没有,但正在考虑这么做

还没有,且永远也不会这么做

图15. 过去一年间,我们发现将专利出售给非执业实体的企业知识产权所有者已增多(非执业实体)

非常同意

同意

不同意

非常不同意

不确定

市场 — 买卖(续)

图16. 下面哪一种描述最接近您的专利采购方法?(最多选三项)(非执业实体)

我们正在积极

避免购买软件和

商业方法专利

我们更注重质量,

因此购买的专利

数量减少

我们正在寻求我们

专利组合技术基础

的最大化

我们购买的专利

比一年前更多

我们购买的专利

比一年前更少

我们购买的专利

与一年前基本持平

我们认为数量与

质量同等重要

如果必须做出选择,

我们认为数量

比质量更重要

图17. 过去一年间,贵公司购买过专利吗?(实体公司)

没有

还没有,

但正在寻找机会

还没有,

但我们正

在考虑

无法设想这么做

图18. 如果贵公司过去一年间曾购买过专利,那么主要用它做什么?(实体公司)

确保自由

运作

开发货币

化机会

防止竞争者

得到它们

防止非执业

实体得到它们

其他

图19. 您对专利价格有怎样的看法?(实体公司)

比一年前

更便宜

没有变化

比一年前

更昂贵

不适用

图20. 您对专利价格有怎样的看法?(非执业实体)

比一年前

更便宜

没有变化

比一年前

更昂贵

表2.请列出您工作中最重要的三个知识产权问题(按重要性依次选择 )(实体公司)

加权平均数

专利审理及上诉委员会的双方复审程序和商业方法重审制度

1.64

标准必要专利实施难度增加

1.89

美国最高法院对Alice案的裁决

1.9

市场上的专利增多

2.07

智能手机大战逐步降温

2.2

美国法院的其他裁决

2.34

表3.请列出您工作中最重要的三个知识产权问题(按重要性依次选择 )(非执业实体)

加权平均数

专利审理及上诉委员会的双方复审程序和商业方法重审制度

1.59

市场上的专利增多

1.79

美国最高法院对Alice案的裁决

2.03

智能手机大战逐步降温

2.11

标准必要专利实施难度增加

2.32

美国法院的其他裁决

2.41

图21. 购买专利时,您有没有使用中介机构?(实体公司)

没有

有,但将来

不这么做了

没有,但将来

会这么做

图22. 购买专利时,您有没有使用中介机构?(非执业实体)

没有

有,但将来不这么做了

没有,但将来会这么做

不适用

图23. 剥离专利时,您有没有使用中介人?(非执业实体)

没有

有,但将来不这么做了

没有,但将来会这么做

不适用

表4.在购买专利时,哪个司法管辖区是您的首选?(最多选三项,按重要性依次排列)(实体公司)

加权平均数

美国

1.23

德国

2.13

英国

2.15

中国

2.36

日本

2.45

韩国

2.46

法国

2.55

表5.购买专利时,哪个司法管辖区是您的首选?(最多选三项,按重要性依次排列)(非执业实体)

加权平均数

美国

1.3

德国

1.83

法国

2

韩国

2.43

中国

2.52

日本

2.64

英国

2.67

市场 — 许可

企业和非执业实体的受访者认为,完成许可交易已变得日益艰难,看起来前景黯淡。专利费不断下降,被告上法院前被控侵权人不太愿意坐下来进行谈判,达成的协议也已减少。至于未来,13%的实体公司和23%的非执业实体担心市场将会在未来一年进一步恶化。

在此背景下,更多拥有标准必要专利的企业开始重新考虑这些资产的管理方式;27%称他们正在重新考虑与标准制定机构的关系,与以前相比他们更不愿意申报标准必要专利。在此次调查结果公布一年前,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曾推出了存在争议的专利政策。

至于该如何减轻这种恶劣环境的影响,27%的实体公司报告称已在过去一年与非执业实体展开合作,以减少自己开发许可的成本、风险和时间。30%的非执业实体正在探索美国以外的盈利机会。随着统一专利法院即将到来 — 假设英国决定不脱欧,将整个计划暂时搁置起来 — 这也可能成为未来几年运营公司许可方喜欢的途径。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趋势。

图24. 过去一年间,我们与实体公司的合作已超过了以往(非执业实体)

非常同意

同意

不同意

非常不同意

不确定

表6.如果您是专利许可方,您会如何评价当前的许可环境?(最多选三项)(实体公司)

专利费已在过去一年出现下降

16%

与一年前相比,我们的交易数量在减少

15%

交易量保持平稳

14%

我们发现在提起诉讼前展开谈判更加困难

14%

我们担心交易市场将会在未来一年进一步恶化

13%

专利费保持平稳

13%

我们专注于美国以外的机会

13%

与一年前相比,我们的交易数量已增加

12%

我们认为交易市场将会在未来一年保持不变

11%

专利费已在过去一年出现增加

4%

我们认为交易市场将会在未来一年呈上升趋势

4%

表7.您如何看待目前的许可环境?(最多选三项)(非执业实体)

我们发现在提起诉讼前展开谈判更加困难

38%

我们专注于美国以外的机会

30%

与一年前相比,我们的交易数量已减少

27%

专利费已在过去一年出现下降

27%

与一年前相比,我们的交易数量在增加

25%

我们担心交易市场将会在未来一年进一步恶化

23%

我们认为交易市场将会在未来一年呈上升趋势

22%

交易量保持平稳

17%

我们认为交易市场将会在未来一年保持不变

16%

专利费保持平稳

11%

专利费已在过去一年增加

3%

表8.最近有关标准必要专利的不确定性对您的组织有何影响?(最多选三项)(实体公司)

维护标准必要专利已变得更为困难

22%

我们正在重新考虑我们与标准制定机构的关系

14%

我们更不愿意申报标准必要专利

13%

专利挟持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实际问题

8%

我们不担心专利挟持

5%

我们认为并不存在专利挟持

5%

我们是专利挟持的受害者

4%

我们更愿意申报标准必要专利

4%

实施标准必要专利已变得更为容易

2%

不适用

62%

图25. 过去一年间,您曾与非执业实体合作过吗?(实体公司)

没有

没有,但将来

有可能

绝对没有,将来

也不会这么做

图26. 与以前相比,过去一年间被控告侵权人更不乐意和解(非执业实体)

非常同意

同意

不同意

非常不同意

不确定

质量和采购

与以前的《知识产权资产管理》标杆调查一样,欧洲专利局的质量与服务在所有三类知识产权专家调查中均名列前茅。65%的实体公司受访者将欧洲专利局发布的专利质量评定为“优秀”或“良好”,54%的非执业实体和62%的私人执业者也这么认为。日本专利局在所有三组受访者中排名第二,与2015年保持一致。实体公司和私人执业者将美国专利商标局列为第三,韩国知识产权局为第四名。但在非执业实体的排名中,韩国知识产权局被列在美国专利商标局之前,位居第三;17%的受访者将韩国知识产权局的专利质量归类为“优秀”或“良好”,而美国专利商标局的这个数字为16%。

虽然所有三组受访者都认为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的专利质量仍最差,但也有同样比例的私人执业者(7%)认为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和美国专利商标局发布的专利都不达标。对美国专利商标局来说还有更坏的消息:15%的实体公司受访者认为它在过去一年发布的专利质量有所下降,而12%的非执业实体和18%的私人执业者也持相同观点。

近三分之二(61%)的私人执业者认为专利质量普遍存在问题 — 而去年的调查中有55%的受访者这么认为。2015年受访者认为专利质量差的首要原因是审查员的压力,而今年的问题似乎是审查员本身:50%的私人执业者认为专利局的人员配置是产生质量问题的主要原因。尽管存在这些顾虑,但41%的公司仍没有制定行动计划来提高他们代表客户所提交的专利申请的质量。

图27. 下面哪一种描述最接近您的专利获得方法?(最多选三项)(实体公司)

我们提交的

申请与一年前

的数量接近

我们更注重质量

和额外资源的

配置,从而维持或提高我们的申请率

我们提交的申请

比一年前多

我们提交申请,

着眼的是更多的

货币化机会

我们提交的申请

比一年前更少

我们更注重质量,

因此提交的申请

数量有所减少

我们认为数量

和质量同等重要

我们正在考虑

向质量倾斜,但尚未做出最后决定

如果必须做出

选择,我们认为

数量比质量更重要

质量和采购(续)

图28. 下面哪一种描述最接近您客户的专利获得方法?(最多选三项)(私人执业者)

他们提交的申请

与一年前的数量

接近

他们更注重质量

和额外资源的

配置,从而维持

或提高其申请率

他们更注重质量,

因此提交的申请

数量有所减少

他们提交申请,

着眼的是更多的

货币化机会

他们提交的申请

比一年前多

他们提交的申请

比一年前少

不确定

如果必须做出选择,他们认为数量比

质量更重要

他们正在考虑向

质量倾斜,但尚未

做出最后决定

图29. 您认为专利质量普遍存在问题吗?(私人执业者)

不是

图30. 如果您认为现在的专利质量存在问题,那么其中的主要原因是什么?(请选择所有适用项)(私人执业者)

专利局的

人员配备

有关专利资格

的不确定性

尽快通过审查 带来的压力

申请数量增多

政府法规

其他

图31. 您的事务所是否已制定计划,来帮助所代理的客户提高专利申请质量?(私人执业者)

不是

表9.请对下列机构所颁布的专利质量做出评价(实体公司)

优秀

良好

尚可

不适用

欧洲专利局

17%

48%

22%

4%

1%

9%

日本专利局

6%

30%

30%

9%

1%

25%

韩国知识产权局

1%

12%

25%

17%

5%

39%

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

1%

9%

24%

25%

11%

30%

美国专利商标局

7%

25%

30%

21%

9%

8%

表10.请对下列机构所颁布的专利质量做出评价(非执业实体)

优秀

良好

尚可

不适用

欧洲专利局

26%

28%

25%

9%

4%

9%

日本专利局

12%

21%

27%

13%

0%

27%

韩国知识产权局

6%

11%

28%

15%

4%

36%

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

2%

9%

17%

23%

15%

34%

美国专利商标局

7%

9%

47%

28%

5%

5%

表11.请对下列机构所颁布的专利质量做出评价(私人执业者)

优秀

良好

尚可

不适用

欧洲专利局

15%

47%

21%

6%

1%

11%

日本专利局

7%

29%

30%

10%

1%

23%

韩国知识产权局

4%

15%

32%

13%

4%

32%

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

1%

10%

28%

24%

7%

30%

美国专利商标局

5%

27%

35%

17%

7%

9%

表12.你如何看待以下机构所颁布的专利质量在过去一年发生的变化?(实体公司)

有所提高

保持不变

有所下滑

不适用

欧洲专利局

13%

66%

5%

16%

日本专利局

7%

61%

2%

30%

韩国知识产权局

4%

48%

4%

43%

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

12%

46%

8%

34%

美国专利商标局

22%

54%

15%

9%

表13.你如何看待以下机构所颁布的专利质量在过去一年发生的变化?(非执业实体)

有所提高

保持不变

有所下滑

不适用

欧洲专利局

4%

75%

4%

18%

日本专利局

2%

64%

0%

34%

韩国知识产权局

4%

56%

0%

40%

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

19%

45%

2%

34%

美国专利商标局

16%

63%

12%

9%

表14.你如何看待以下机构所颁布的专利质量在过去一年发生的变化?(私人执业者)

有所提高

保持不变

有所下滑

不适用

欧洲专利局

16%

64%

7%

14%

日本专利局

10%

62%

3%

26%

韩国知识产权局

12%

55%

1%

32%

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

18%

47%

3%

31%

美国专利商标局

17%

54%

18%

12%

表15.请对下列机构的服务质量做出评价(实体公司)

优秀

良好

尚可

不适用

欧洲专利局

10%

29%

27%

12%

4%

18%

日本专利局

3%

15%

25%

20%

1%

36%

韩国知识产权局

2%

8%

22%

16%

3%

48%

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

3%

5%

28%

17%

8%

39%

美国专利商标局

7%

17%

34%

18%

9%

15%

表16.请对下列机构的服务质量做出评价(非执业实体)

优秀

良好

尚可

不适用

欧洲专利局

7%

23%

23%

11%

4%

32%

日本专利局

2%

13%

20%

14%

2%

50%

韩国知识产权局

2%

6%

17%

15%

0%

61%

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

0%

4%

23%

13%

4%

57%

美国专利商标局

2%

14%

32%

18%

20%

14%

表17.请对下列机构的服务质量做出评价(私人执业者)

优秀

良好

尚可

不适用

欧洲专利局

9%

32%

28%

8%

1%

21%

日本专利局

6%

18%

27%

10%

3%

36%

韩国知识产权局

3%

16%

27%

11%

2%

41%

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

2%

12%

27%

12%

6%

40%

美国专利商标局

6%

22%

28%

18%

8%

18%

诉讼

在去年的《知识产权资产管理》标杆调查中,德国对长期占据诉讼统治地位的美国发起了挑战,这一趋势在今年得以延续。通过美国法院实施专利已变得越来越困难,加上专利审理及上诉委员会的影响力不断上升,这意味着成本更低、对专家和禁令更友善的德国法院正变得越来越受欢迎。

美国仍占有强势领导地位的一个领域是对司法审查完备性的认知 — 毫无疑问,这一点得益于那里的证据搜集和开示制度。然而在价值方面,接受调查的非执业实体和私人执业者认为德国现已超过美国,而在实体公司的受访者中保持两分的微弱领先优势(与去年相同)。

从长期来看,美国更令人担忧的是受访者对该国的诉讼制度已开始丧失信心。在对美国法院的信心方面,实体公司受访者再次以微弱优势领先,但非执业实体和私人执业者(第一次)将选票投给了德国。面对即将到来的统一专利法院,这看起来凶多吉少。

图32. 对于知识产权诉讼,下面哪个国家能实现其最大价值?(实体公司)

美国

德国

英国

中国

日本

法国

韩国

荷兰

其他

图33. 对于知识产权诉讼,下面哪个国家能实现它的最大价值?(非执业实体)

德国

美国

英国

中国

韩国

荷兰

法国

日本

其他

图34. 对于知识产权诉讼,下面哪个国家能实现它的最大价值?(私人执业者)

德国

美国

荷兰

英国

中国

法国

日本

韩国

其他

图35. 下面哪个国家的诉讼制度最完备?(实体公司)

美国

德国

英国

荷兰

法国

中国

日本

韩国

其他

图36. 下面哪个国家的诉讼制度最完备?(非执业实体)

美国

德国

英国

荷兰

中国

韩国

日本

法国

其他

图37. 下面哪个国家的诉讼制度最完备?(私人执业者)

美国

德国

英国

日本

荷兰

中国

法国

韩国

其他

图38. 您对下面哪个国家的诉讼制度最有信心?(实体公司)

美国

德国

英国

荷兰

日本

韩国

中国

法国

其他

图39. 您对下面哪个国家的诉讼制度最有信心?(非执业实体)

德国

美国

英国

日本

中国

韩国

荷兰

法国

其他

图40. 您对下面哪个国家的诉讼制度最有信心?(私人执业者)

美国

德国

英国

日本

中国

法国

荷兰

韩国

其他

图41. 根据您的经历,非执业实体的诉讼数量有所下降吗?(实体公司)

没有

不适用

图42. 哪一个国家对非执业实体提起的诉讼最热情?(非执业实体)

德国

美国

英国

荷兰

法国

中国

韩国

日本

其他

欧盟专利和统一专利法院

与《知识产权资产管理》上一次的标杆调查相比,人们对欧洲统一专利的热情并没有升温。只有10%的实体公司受访者表示正在积极筹划新的专利,另有34%是在谨慎行事。不过,参与的人数已经增加:去年,多达19%的企业受访者表示还没有考虑过统一专利,而今年的这个数字(8%)已减少一大半。

至于统一专利法院这个新的司法体制,11%的实体公司受访者和20%的非执业实体受访者都没有给予太多考虑,20%接受调查的私人执业者认为他们的客户还没有想过。有相当比例的受访者认为统一专利法院将会成为更便宜、更有效的欧洲诉讼方式。此外,实体公司受访者(41%)的主流意见是:新的法院体系将会使欧洲成为一个全球专利诉讼的重要中心。30%的非执业实体和35%的私人执业律师和代理人同样持有这种观点,不过这两个群体的主要意见是断言统一专利法院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仍为时过早。

许多受访者对欧洲新的统一专利制度保持沉默,可能是因为他们怀疑计划能否很快出台:非执业实体和实体公司分别有20%的受访者以及18%的私人执业律师都认为,新的制度不会在几年内建立并运转起来。如果英国决定脱欧,他们的选择也许没有错。

图43. 您是否在为新的欧盟统一专利积极准备?(实体公司)

是,但较谨慎

我们有时会用到它

没有,将来我们可能

会更关注在欧洲的

国家申请

是,非常积极

我们还没有考虑过

没有,欧洲对我们

不重要

还没有听说过

图44. 您是否在为新的欧盟统一专利积极规划?(私人执业者)

是,但较谨慎

我们的客户有时

会用到它

是,非常积极

我们还没有考虑过

没有,欧洲对我们不重要

没有,将来我们的

客户可能会更关注在欧洲的国家申请

我们的客户对其

规划很满足

还没有听说过它

图45. 您怎么看待统一专利法院制度?(最多选三项)(实体公司)

欧洲将会成为

一个非常重要的

全球专利诉讼中心

现在言之过早

欧洲的专利诉讼

将会变得更

便宜、更高效

我们认为它不会

在几年内建立

并运转起来

它对非执业实体

尤其有吸引力

目前,对于它的使用我们持谨慎态度

我们非常期盼它

我们没有太多

考虑过它

裁决质量将会

出现很大的差异

图46. 您怎么看待统一专利法院制度?(最多选三项)(非执业实体)

现在言之过早

欧洲的专利诉讼

将会变得更

便宜、更高效

欧洲将会成为一个

非常重要的全球

专利诉讼中心

我们认为它不会

在几年内建立

并运转起来

我们没有太多

考虑过它

我们非常期盼它

裁决质量将会

出现很大的差异

目前,对于它的使用我们持谨慎态度

它对非执业实体

尤其有吸引力

图47. 您怎么看待统一专利法院制度?(最多选三项)(私人执业者)

现在言之过早

欧洲将会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全球

专利诉讼中心

欧洲的专利诉讼

将会变得更

便宜、更高效

对于它的使用

我们的客户

持谨慎态度

我们的客户

并没有太多

考虑过它

我们认为它不

会在几年内建立

并运转起来

它对非执业

实体尤其

有吸引力

裁决质量将会

出现很大的

差异

我们看到了许多令人兴奋的机会来开展更多的专利诉讼

我们的客户

非常期盼它

美国专利改革

在今年的调查中,有相当的接受调查的非执业实体和私人执业者看好美国进一步的专利改革,其中私人执业者的占比从2015年的18%猛增到了2016年的31%。然而,鉴于这种改革没有详细说明,因此这并不一定代表着人们对这项美国国会已考虑两年的立法改革的支持态度。与此相反,这可能意味着(比如说)至少有一些受访者和越来越多的著名人士(如美国专利商标局前局长David Kappos)认为,美国专利法第101节(有关标的物的专利资格)的再次审查工作已井然有序。明年,我们将会继续对这个领域展开探讨。

当然,人们更加关注美国专利法第101节的主要原因是最高法院对Alice案的判决。实体公司(37%)和非执业实体(51%)均称其中引发的不确定性对自己产生了影响。至于他们该如何应对,实体公司称正在减少软件和商业方法专利的申请数量,并通过专利组合审计和估值来判断该判决对自己资产的影响;但也有人认为自己将会从Alice案获益。对非执业实体来说,他们也减少了在相关领域的申请,很多人认为该判决已对他们产生了不利影响。私人执业者也报告称客户正在减少申请数量,Alice案已让他们受益 — 很显然,他们大多数代表的是实体公司,而不是非执业实体。

图48. 最高法院对Alice案的判决是否对贵公司的知识产权战略产生了显著影响?(实体公司)

没有

图49. 最高法院对Alice案的判决是否对贵公司的知识产权政策和战略产生了显著影响?(非执业实体)

没有

图50. 最高法院对Alice案的判决是否对您的知识产权实践产生了显著影响?(私人执业者)

没有

美国专利改革(续)

表18.如果有,具体表现在哪些方面?(依次选出最重要的三项)(实体公司)

加权平均数

我们现在已减少了软件和商业方法专利申请

1.37

Alice案的裁定已让我们受益

1.71

我们已对自己的专利组合进行审计,以评估该裁定对它的影响

1.79

Alice案的裁定已对我们产生不利影响

1.88

我们已不再寻求软件和商业方法创新的保护

2

我们已对自己的专利组合进行估值,以评估该裁定对它的影响

2.13

表19.如果有,具体表现在哪些方面?(依次选出最重要的三项)(非执业实体)

加权平均数

我们现在已减少了软件和商业方法专利申请

1.38

Alice案的裁定已对我们产生不利影响

1.71

我们已对自己的专利组合进行审计,以评估该裁定对它的影响

1.86

我们已对自己的专利组合进行估值,以评估该裁定对它的影响

1.88

Alice案的裁定已让我们受益

2

我们已不再寻求软件和商业方法创新的保护

2.23

表20.如果有,具体表现在哪些方面?(依次选出最重要的三项)(私人执业者)

加权平均数

我们的客户现已减少了软件和商业方法专利申请

1.52

Alice案的裁定已让我们的客户受益

1.74

Alice案的裁定已对我们的客户产生不利影响

1.78

我们的客户已对自己的专利组合进行审计,以评估该裁定对它的影响

2.12

我们已不再建议客户寻求软件和商业方法创新的保护

2.32

我们的客户已对自己的专利组合进行估值,以评估该裁定对它的影响

2.39

图51. 对于美国进一步改革立法的呼声您怎么看待?(实体公司)

有必要

没有必要

《美国发明法案》

刚通过不久,因此

现在言之过早

需要进行改革,

但最近的发展使

这种需求不太迫切

图52. 对于美国进一步改革立法的呼声您怎么看待?(非执业实体)

有必要

没有必要

《美国发明法案》

刚通过不久,因此

现在言之过早

需要进行改革,

但最近的发展使

这种需求不太迫切

图53. 对于美国进一步改革立法的呼声您怎么看待?(私人执业者)

有必要

没有必要

《美国发明法案》

刚通过不久,因此

现在言之过早

需要进行改革,

但最近的发展使

这种需求不太迫切

表21.您如何对非执业实体目前在美国的运营环境进行分类?(依次选出最重要的三项)(非执业实体)

加权平均数

非执业实体从来没有这么难做

1.24

几乎没有变化

1.6

我们认为环境会变得更加艰难

1.83

我们认为非执业实体在未来会减少

2.08

机会正在新领域出现

2.11

最近的法院裁决和立法为非执业实体提供了新的机会

2.25

它使多元化投资组合变得更重要

2.27

我们相信环境会对专利所有人变得更有利

2.29

与非执业实体合作的实体公司会越来越多

2.33

威胁

与2015年相比,缺乏资源已取代诉讼成本,成为了今年受访实体公司所面临的头号威胁。非执业实体受访者同样存在这样的担忧,缺乏资源从去年排名的末尾一跃成为2016年的头号威胁(与所授予专利的质量持平)。然而,知识产权组合的管理者和受访的私人执业律师之间似乎出现了脱节,后者仅将缺乏资源列为客户知识产权组合所面临的第三大威胁,之前是诉讼成本和世界部分地区的反专利情绪。

有趣的是,资源进一步减少的威胁似乎并没有反映出高级管理层关注和支持的减少,这一点出乎预料。今年,董事会缺乏兴趣已跌至第八位,接近排名末尾;而在2015年的调查中它是实体公司受访者的第四大危胁。

随着资源变得稀缺,必须将钱花在一定能赢的赌注上,而不要肆意冒险。有关可专利性的不确定性和美国最高法院对Alice案的裁决(这也是产生不确定性的主要根源)都是今年调查的新因素,已被实体公司受访者视为重大威胁,分别排名第三和并列第四。

表22.请列出您公司知识产权组合目前所面临的三大威胁(按威胁性依次排列)(实体公司)

加权平均数

缺乏资源

1.65

诉讼成本

1.67

可专利性的不确定性

1.98

美国最高法院对Alice案的裁决

2

对标准必要专利的敌视增加

2

世界部分地区存在反专利情绪

2

所授专利的质量

2.19

董事会缺乏兴趣

2.21

非执业实体

2.21

专利价值下降

2.22

主要专利局积压待办事务

2.23

表23.请列出您公司知识产权活动目前所面临的三大威胁(按威胁性依次排列)(非执业实体)

加权平均数

缺乏资源

1.79

所授专利的质量

1.79

诉讼成本

1.8

美国最高法院对Alice案的裁决

1.85

世界部分地区存在反专利情绪

1.97

反非执业实体情绪

2.04

可专利性的不确定性

2.09

对标准必要专利的敌视增加

2.33

专利价值下降

2.44

表24.请列出您客户知识产权组合目前所面临的三大威胁(按威胁性依次排列)(私人执业者)

加权平均数

诉讼成本

1.77

世界部分地区存在反专利情绪

1.83

缺乏资源

1.91

可专利性的不确定性

2.02

主要专利局积压待办事务

2.1

美国最高法院对Alice案的裁决

2.13

董事会缺乏兴趣

2.18

非执业实体

2.21

专利价值下降

2.22

Joff Wild是《知识产权资产管理》总编辑,常驻伦敦;Sara -Jayne Clover是本杂志高级记者,常驻伦敦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all IAM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