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Oct
2015

欧洲:专利风暴中的弄潮儿

美国的立法者和法院似乎正在合谋搅乱专利权人的生活,但大西洋彼岸的欧洲却是另一番繁荣景象;这一切都意味着欧洲正在紧握历史机遇,争当全球专利的领导者。

614日至16日,由《知识产权资产管理》主办的全球知识产权商业论坛在旧金山的皇宫酒店隆重举行,其中一个关键主题是美国市场的严重不稳定性。对于钟摆是否太过偏离专利权人的利益,人们并没有达成共识—这通常取决于你在生态系统中所处的位置—但每个人都认为目前存在不确定性,而这种不确定性正在引发重大问题。

美国许多人还认为其专利制度是全球羡慕的对象,虽然这在过去是不争的事实,但现在已不是这种情况了。专利质量是一个仍需解决的主要问题;美国专利商标局的专利审理及上诉委员会采用新的“当事方”复审和隐蔽的商业方法程序制度,这对专利的驳回和授予产生了重大影响,并引发了人们对以前起诉中所应用的标准的质疑。

与此同时,美国最高法院对可专利性和显著性这些最根本的问题也变得含糊其辞,而美国国会似乎永远是在改革上兜圈子;而在这些因素之外,还有美国司法部和联邦贸易委员会似乎对专利货币化的商业模式越来越关注,但持的却是怀疑态度。

现如今,美国的专利制度似乎已成为有钱人的生存地,而且对不良行为愈加放纵。在那里,有些公司的唯一策略就是为一切东西申请专利;专利流氓从私人小店到大型科技公司无处不骚扰;授权人根据他们自己都无法认可的荒谬的估值方法提出授权要求;而受到指控的侵权人却不愿坐下来说话,而是四处寻找以“非侵权替代方案”来替自己开脱的机会,或干脆回应说:“那你告我呀”。实话实说,这真是混乱状况。

变革需求

很显然,美国要成为全世界的羡慕对象,就需要做到以下几点:坚持高质量专利;可专利性轮廓明确;必须优先考虑所有权的透明度;诉讼成本要降低;争议双方应将谈判作为最有效的问题解决途径,而不是对簿公堂;以及不要拿商业模式来做文章。

人们在本届全球知识产权商业论坛上展开了理性和信息丰富的交流,他们的观点虽然各不相同,但都表明了一点:只要愿意建立一个更好的系统,那就能找出一条实现这一目标的道路。在专利一线工作的各方都知道问题出现在哪里,以及该如何解决—虽然他们在公众面前是不露声色,但私下肯定承认过。

最大的问题是大部分决定都不是由一线从业者来决定的,能左右它们的是公司高管、游说组织、深受媒体报道和可疑数据影响的法官、以及更关心“三角策略”和贡献的政治家。

令人沮丧的是,这一切都意味着在短期内很难看到任何实质性的改变—尽管最近有消息称,众议院对《创新法案》的投票可能会推迟到九月或十月。美国专利制度能发展到这种紧要关口,真是令人可悲。这不仅对美国自身,而且对整个世界都是一个坏消息—毕竟在过去70年间,美国人已为世界提供了无数用于挽救生命和改善生活的创新发明。

欧洲,另一番景象

尽管美国的情况有些混乱不堪,但大西洋彼岸却是另一番繁荣景象,这意味着欧洲很快就会成为全球的专利市场中心。

正如所有专利权人应该知道的,欧盟成员国正在完成建立新的诉讼系统,即统一专利和统一专利法院。一旦建成,25多个国家超过6亿的总人口就会拥有一种统一的专利权。截至六月底,有两大进展表明这一天的到来可能会早于许多人的预期。

首先,英国政府已确认正在做最后准备,争取在2016年春季加入统一专利法院协定。统一专利法院必须获得英国、法国、德国和其他10个欧盟成员国的批准,然后才能开始运作。有人猜测,英国政府将在2017年年底就是否保留欧盟成员身份进行公投,届时可能会影响统一专利法院的进程。不过这种猜测应不会变成现实,因为统一专利法院已在七个国家获得批准(包括法国),只要德国和其他四个成员国批准后便可开始实施。

第二个进展是宣布欧洲专利局行政理事会的单一专利制度特别委员会已同意,新专利的续期费包“相当于当前对四个授权最多的国家(德国、法国、英国和荷兰)所支付的总和。”这就是说,统一专利10年以上的续期费将会少于5,000欧元,而不是目前覆盖整个欧盟所需要的30,000欧元。

深刻变革,巨大机遇

这些主要进展所能带来的实际影响,就是推动欧洲的统一专利体系早日实现。无论什么时候,在经济发达地区为数亿人口建立一站式的司法管辖区,使其享受相对较低的诉讼费用、更多的专利保护禁令和质量更高的专利都具有重大意义;但伴随着美国专利环境的日渐衰微,统一专利法院愈发显得意义重大。

新体系一旦建成并开始运作,其意义将远超出诉讼本身。首先,欧洲专利局颁发的专利价值肯定会上升—毕竟在世界上最发达、最富裕的经济体聚集区为一项专利提供禁令保护的能力非常有吸引力。专利的潜在原告需要确保他们拥有最好的资产,而那些可能的被告也希望弄清楚自己的权利界限。

欧洲专利局所授专利的专利权人需要对自己的专利实力和可执行性做出评估—他们或许打算出售其中的一部分、制定内部货币化方案或是转让给第三方;从另一方面说,专利保护可能仍是他们的优先事项。如果一个企业发现自己的专利组合在某些方面存在短板,那么现在进行收购可能就是正确的选择—专利价格很可能(比方说到了20166月)出现上涨。但无论你持何种观点,所有可能受到新体系影响的人们现在就应开始筹划了。

中介机构、聚合商、律师事务所和其他支持服务提供商也需要考虑大量的战略问题。例如,专利律师可能会接手更多从零开始的非欧洲专利申请,从而相应地收取费用,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只需对已在其他地方提交的专利申请做出修改即可。就此而言,欧洲顶级的专利诉讼律师可能会开始一手代理重大的国际专利案。统一的专利系统还会对中介机构和其他服务供应商带来更大机遇,需要开发欧式产品,以反应欧洲在专利市场的更大重要性。

超越专利市场

但潜力和发展不止这些。如果欧洲在专利权人和诉讼当事人中的地位获得提升,那么欧洲就有机会在超出专利市场“本身”的一些重要领域培养领导力,继而制定全球标准。

估值是立刻浮现在脑海中的一个领域。随着全球市场更热衷于欧洲专利,那么欧洲的专利实体就能更仔细计算自己资产的价值,以及如何使用有意义的数字来表达这些价值。这又引出了其他问题,比如开发更持续、更透明的专利融资,以及将专利(和其他知识产权)列入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从而解决这一长期挑战。毕竟,如果欧洲专利变得更值钱,投资者岂会放过这个机会。

欧洲也有机会为所有权和交易透明度设定标准。它可以制定专利权人必须遵循的规则—无论他们喜欢与否。如果说欧洲对没有专利的空壳公司所有权说不,其他人都必须照章办事;如果它认为所有转让都必须在欧洲专利局登记,其他人就必须这样做;它甚至可以要求必须列出支付的价格。人们可能不喜欢这些做法,但如果他们想在世界上最重要的专利市场运作,除了顺从还能有什么选择呢?

伴随着这种透明度而来的是更多数据,这将使估值、融资和投资者信息条款变得更加简单,从而可以巩固欧洲已建立起来的领导地位。

把握重点,牢记关键问题

截至目前,欧洲的专利市场依然是一潭死水,前进的步伐一直是由美国—以及最近几年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所迈出的。现在,这一切都可以改变。

不过要做到这一点,欧洲的决策者和企业都必须吸取美国的教训,最重要的是不要在对专利流氓的辩论中越陷越深—低成本的欧洲诉讼和高质量的欧洲专利局专利已使他们丧失了生存空间。若没有出于自己的私利考虑,人们通常都会这么认为。

专利流氓并不是一个大问题,因此对于专利保护禁令也不必太过关注。拥有高质量专利的原告,在专利受到侵犯时可以获胜。当然,这将适合于维护优质专利的非执业实体;但更显著的意义是它非常有利于中小型企业保护自己,从而免受侵权巨人的伤害。不过,实现这一点的前提是欧洲能确保降低专利申请和诉讼的成本,同时绝不损害欧洲专利局所授专利的质量。

大多数欧洲人甚至还没有开始思考统一专利制度所能带来的一切。有些人会即刻受益,但就中长期而言,欧洲还可把握时机,针对全球知识经济中的研发、发明和创新等重大问题带头展开探索,然后制定出标准。如果欧洲在适当的时候做出了正确的决策,它就能制定出人人都必须遵守的“实际”规则。

欧洲对专利长期反应迟钝且充满了怀疑,同时政府和企业对它也缺乏理解,因此欧洲在其他人制定世界专利议程时只能充当旁观者。现在,美国似乎对专利倡导者的地位已失去兴趣—至少在它认识到最近事件所造成的危害之前是这样,因此未来必属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