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Jun
2016

2015年专利中介市场:是坠落悬崖还是迂回之术?

虽然要价出现下滑,但中介中介业务并不像第一眼看上去那么不景气—尤其是对一些精英机构来说。

我们在四年前开始撰写此类文章(见IAM第57期的《聚焦专利中介市场》、IAM第63期的《2013年专利中介市场评析》以及IAM第69期的《2014年专利中介市场评析》),因为我们认为信息越透明,对整个专利市场就越有益。在购买过程中能获得真实的定价、技术领域、交易条款和尽职调查等方面的数据与信息,专利购买才不会显得危言耸听,公司才能拨开迷雾和参与市场。我们的目的是利用收集来的信息推动市场发展。

这种透明度必须公正,不能报喜不报忧。最近,一些令权利人深省的案件受到媒体密切关注,最出名的是“Alice诉CLS Bank”,此外还有其他五起最高法院的判例(均是九比零一致通过)。对于标准必要专利,美国法院也正在将更多的“分摊思维”注入赔偿法(见“微软诉摩托罗拉”和“爱立信诉D-Link ”),这让美国的权利人都感到了压力。同样,专注于知识产权货币化的公司(如Acacia、Pendrell和Inventergy)股票普遍下跌,高智公司的购买量也远远小于以前。除Fortress投资集团是个明显例外,美国的货币化资金来源都正在枯竭。不过,未来的专利市场虽然看上去凶多吉少,但我们的数据表明情况并非完全悲观。

从本文对2015年专利中介市场(2014年6月1日至2015年5月31日)的评析来看,它依然相当强劲。待售专利包所提供的买入机会为11亿美元,我们估计实际销售额为2.33亿美元。上市的专利包数量为566个,同比基本持平;不过其中的美国授权专利总量较大,待售的总资产也较多。而且,与2014年的市场利率相比,专利包销售速度似乎更快。此外,中介成功出售的专利包均没有超过25万美元,表明市场效率更高。我们发现,买家还采用了一些有趣的新型购买模式。例如,今年早些时候谷歌举办了一次反向专利拍卖,以每项3000至25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多项专利。即使在受到Alice案影响的技术领域,专利包的销售也高于市场利率。虽然业务流程专利包出现下降,但软件专利包的销售仍高于市场利率。总体而言,虽然市场总价值(按美元计)下降,但绝不是已跌落悬崖。

我们去年所观察到的趋势仍然明显。非执业实体和公司仍在购买专利;集合体参与的交易出现增多;虽然受到判例法的不利影响,但软件专利依然炙手可热。在深入讨论2015年的市场行情前,我们先来回顾下过去几年的专利市场,或许不无裨益。

表1:2015年市场年度向市场至少推出五个专利包的中介清单
Adapt IP Ventures
Black Stone IP
Cerinet
Drakes Bay
Dynamic IP Deals
Global IP Law
Hunton & Williams
ICAP
Iceberg
Intellectual Asset Group (IAG)
Intellectual Property Trade Pte
IP Offerings
IP Perspectives
ipCapital Licensing
IPHarbour
IPInvestments
IPVALUE
Munich Innovation
N&G Consulting
Patent Monetization
Quinn Pacific
Red Chalk
Rui Zhi Ventures
Soryn IP Group
Tangibale IP
TechInsights (Semiconductor Insights)
Tynax
图1:要价的累积总和 (百万美元)—中介市场和私人市场

市场有多大?

今年,我们采取新方式对专利市场规模进行了研究,将私人交易和公共交易全部纳入研究范畴,然后计算出美元总价值。请注意,我们研究的私人交易仅限于我们合作过的交易。这就是说,专利市场的美元价值要大得多,十分多样化。

此外,销售依然强劲,跟踪记录的累计销售额已达17亿美元(按要价计)。

我们的数据库跟踪了64105项专利资产(370 99项美国授权专利)的状态,要价超过69亿美元,销售额接近20亿美元。这些资产共包含在2029个专利包中(279个属私人所有,1750个属中介所有)。我们的技术分类共包括18大类和106小类,每个包被列为一个类。我们也跟踪了要价、投标日期和客户的尽职调查决定。

下面,我们将按照一般的购买过程,对整个市场规模做出衡量,其中包括采购、要价、尽责调查、购买结束和诉讼,最后得出我们的市场规模估值。

专利中介

与往年一样,我们的分析主要集中在专利中介市场,因为它向所有买家开放。我们与许多中介合作过,协助权利人寻找合适的中介来帮助销售他们的资产。中介提供了各种有用的技术,其中包括:

  • 提供专利资产的最初过滤;
  • 选择合适的卖家,确定卖方是否愿意出售;
  • 筛选专利,确定重要专利和主张;
  • 提供定价指导;
  • 为卖家提供销售条款及时间表方面的指导;
  • 确定尽职调查、招标和销售过程;
  • 寻找更多使用证据(EOU);
  • 提供更强硬的价格谈判。
图2:销售要价的累积总和 (百万美元)—中介市场和私人市场
图3:2014年(日历年度)中介销售率 — 按上市专利包数量分列
表2:中介专利市场情况
  2015年市场年度 2014年市场年度 变化百分比
专利包 566 556 2%
美国授权专利 127 4271 43%
总专利 8846 7021 26%

拥有五个及更多专利包的中介

中介的数量基本保持不变,为60个(去年是58个)。由于中介增多两个而专利包总量较少,中介平均推向市场专利包略少。一些中介继续为市场提供大部分的专利包:15家中介向市场推出了10个及以上的专利包,而5个及以上专利包的中介对市场的贡献率是80%。排名前四位的中介占上市专利包的34%(去年为33%)。与往年一样,我们仍没有找到专业化的技术专利中介,有一些是附属于半导体逆向工程公司,还有一些更关注的是跨多个技术领域的硬件。

如图3所示,除少数几家中介非常成功(绿圈)或非常失败(红圈)外,那些向市场推出更多专利包的中介并未收获更高的销售率。一些中介显然是在苦苦挣扎。不出所料,中介向市场推出的专利包越多,就越接近行业的销售率。我们在分析中使用了日历年度(2 014年),从而为销售的完成和记录留出足够时间。

今年的专利中介市场为566个专利包(去年为556个),既没有扩展也没有收缩(见表2)。我们还以其他大型企业和防御集合体为基准对我们的交易流程进行了研究,结果发现中介的专利包数量几乎相同(或更多),由此我们相信我们的数字是对市场的一种真实反映。一个显著变化是每个专利包中美国授权专利的数量,即专利包的数量几乎相同,但它们却增长了43%。我们认为,为增加销售的可能性,美国专利仍是中介的关注重点。

图4:专利包分布情况 — 按技术分类分列

技术分布

总体来看,市场上出现的专利技术越来越广泛、多样。随着专利包越来越多样化、越来越健康,几乎所有高科技门类都出现了专利资产。在收到一个专利包后,我们会按照我们的技术领域分类法对其内容进行分类。这种分类法由两层组成,包括18个一般技术类别和106个子类。如图4所示,一般技术的分布在很大程度上偏重于软件和云计算。出人意料的是,Alice案中对软件相关技术的裁定和专利审理及上诉委员会(PTAB)的相关裁决并没有造成软件相关专利包数量的减少。业务流程相关专利,如美国道富银行的专利,以及最可能受Alice案及其他主题相关法院判决影响的专利,表现依然强劲;虽然按照判例法这些专利凶多吉少。A lice案对销售率的影响将在下文讨论。

专利包的大小

我们去年发现专利包有变小的趋势,今年的分布情况也是如此,不过单一专利包出现了急剧下降(降幅接近30%)(图5)。这种下降说明每个专利包的平均资产数出现了一些增多(从12.63份增至15.63份)。每个专利包中资产增多的另一个原因是包含25份至199份资产的专利包出现增加。

图5:专利包大小的频率 (总和)

定价

专利的价格应是多少?什么价格才公平?我的交易很划算吗?这些都是我们将在定价分析中继续要解决的问题。我们使用这种分析不仅能帮助客户购买和出售专利,而且还能提供市场定价评估—如果你知道专利的平均市场要价,便能构建一种模型来为某项专利定价。重要的是,这样做便无须提供估算的专利费率。

2015年的要价持续下降,单份专利和单份美国授权专利的要价分别下跌5万7千美元和6万美元,与2014年相比下降20%。由于方法发生改变,我们通过直接对比去年报告中的表格发现,它额外下降了2万3美元。在表3中,我们使用当前的方法对比了去年的数字。

2015年,我们常会听到有人称市场正在快速下探,因此我们担心在计算单份专利的要价时,可能会忽略年内的变化。我们通过进一步的研究,发现情况并非如此(图6)。虽然月度市场规模会因专利包的大小波动而出现明显缩小,但资产要价并没有急降。纵观整个市场年度,单份专利的平均要价表现得相当一致。

图7显示了要价分布情况,并标明价格介于25万美元至200万美元之间的专利包(占到了所有专利包的63%)仍为关注的重点。在这里,中介在收取适当佣金的同时确保了交易价格不超过买家的预算,从而避免了一笔交易花光整个预算。

今年,我们也开始分别跟踪25万美元以下的价格区间。这个区间非常有趣,它代表相对较低的中介利润率。按照20%的佣金计算,中介最高可获得5万美元的佣金;由于专利包销售率整体较低(详见下文),中介在把专利包推向市场时显然在努力降低成本。例如,专利包的使用证据很少低于25万美元。在购买这些类型的专利包时,我们建议客户减少用于尽职调查和专利购买协议谈判的资源,除非买家拥有关键的专利购买计划。

图6:每个专利的平均要价 — 按月份 (剔除了最多的5%和最少的5%)
图7:专利包要价分布情况 — 剔除了最多的5%和最少的5%
表3:2015年的市场要价
要价 单份资产 单项美国授权专利
平均值 $1889880 $276680
最小值 $16950 $30000
最大值 $925000 $1百万
标准差 $183180 $249290
数值 430 423

拥有定价指导的专利包

84%的专利包附带有定价指导,几乎与去年(83%)的比例相同。没有定价指导的专利包仍处于劣势,销售率落后于市场。虽然拥有定价指导的专利包比例没有变化,但我们发现所提供的指导精度有所下降; 40%在2014年市场中给了确切数字,但2015年这个比例只有26%。这可能是因为随着价格的下探,中介对于价格也不太确定。但是,我们知道明确的定价指导有助于买家做出决定;没有定价指导,无法决策的风险就会增高(意味着没有销售),其原因就是卖方缺乏对市场的了解。明确定价能释放出卖方对市场有一定了解的信号,因此更可能达成交易。此外,定价目标还能帮助买家适度展开尽职调查。

单份专利定价—按专利包的大小

我们还研究了定价如何根据专利包中的专利数量发生变化(图8和图9)。不出所料,平均而言,单份专利定价会随着专利包的增大而大幅下降(从近40万美元降至5万美元多一点)。花时间寻找和突出关键专利并将它们列入小型交易,可能是最好的行动方案。但是,对于大型专利组合还可考虑另一种观点—在某些情况下,可能只强调少数几个关键专利。尽管这些关键专利有一定的溢价,但将它们分散开来只会导致专利包中的专利过于一致,不利于出售。在这种情况下,你应以较低的利率出售大部分资产,从而获得更好的回报。进行这种估算比较困难,它需要掌握市场的最新动态,而且要深入了解特定的专利组合。

一般情况下,单份专利定价在25万美元至1千万美元的要价范围内相对稳定,最低为169000 美元,最高为227000美元(图9)。25万美元以下专利包的单份专利定价会下降,表明风险会更高或专利价值更低(如没有侵权、最近的优先日期或即将过期的专利)。在另一方面,1千万美元以上的专利包的定价仍远高于市场平均水平,说明要么它们是溢价资产,要么不大可能按照那种单份专利价格达成交易。

图8:单份专利要价 — 按专利包的大小
图9:单个专利要价 — 按专利包的要价分列

中介要价和使用证据的影响

今年,我们发现提供使用证据的专利包的定价溢价达到6万美元左右,溢价比达34%(见表4)。图10和图11显示与使用证据相关的定价溢价:当提供有使用证据时,单份专利要价会明显上扬。2014年至2015年,提供使用证据的专利包的要价只下降了4%,而专利包的整体降幅为20%。在2013年的市场中,我们发现提供使用证据的专利包的溢价为27%;在2014年的市场中这个值小于5%。我们发现拥有使用证据的专利包比例出现下降(从去年的47%将至37%)—考虑到定价溢价,出现这种情况非常奇怪。我们还发现,中介仍会要求卖家缴纳预付费用,以此来弥补专利包(包括使用证据在内)的准备成本。

表4:提供使用证据的专利包的单份专利要价
有使用证据专利包和一般市场之间的百分比差 34%
平均值 255000美元
最小值 27730美元
最大值 100万美元
标准差 233120美元
数值 167
图10:专利包要价分布情况 — 提供使用证据
图11:专利包要价分布情况 — 不提供使用证据

要价—按技术分类

我们按照技术分类,计算了市场上每个技术领域(至少拥有五个专利包)的单项美国授权专利平均要价(图12),不过剔除了总市场数据分值中最高的5%和最低的5%。技术类依然是要价的强大驱动力,单份专利要价最高的类别是社交网络,其单份专利要价达到了元件类专利包的322%。一般来说,尽管会受到A lice案的潜在影响,与互联网计算相关的技术领域依然拥有最高要价。

图12:每项专利的平均要价 — 按技术类别分列

受Alice案影响的技术

在受Alice案和专利审理及上诉委员会裁决影响的技术领域,专利包的上市率似乎并没有因此变化(图13和14)。图13对比了受Alice案影响/不受Alice案影响的专利包的上市率,它们的一般趋势并无差别。虽然上市率没有变化,销售率却出现下降(将在下文讨论),不过幅度没有预测的那么大。

图13:每季度专利包上市率 — 按Alice案的影响(移动平均数)分列
图14:受Alice案影响的总专利包上市百分比

关键尽职调查数据

在讨论潜在的专利购买时,我们不想再用“质量低劣”来形容专利了。我们经常听到市场上存在一些垃圾专利、劣质专利或疲软专利。显然,有一些专利我们在客观上不得不归列为质量不佳。然而,大多数专利从未进行过质量测量标准方面的检验(如可执行性),因为这样做太昂贵;客观的质量测量标准从来没有检验过。

对于任何有效的专利购买计划来说,它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降低在找到符合业务需求的专利方面的成本。剔除已不符合业务标准的专利(在执行任何尽职调查之前),是找到所需专利的最具成本效益的方法。然而,这意味着这些专利的质量很少受到审查。确定客户可能对某个专利包(如可穿戴技术)感兴趣后,下一步就是看所描述的技术是否为客户真正感兴趣的东西。可以这样提出问题:如果我们能假设这项专利在其他方面非常完美,我们仍会买它吗?通常情况下(72%)的回答是否定的—该专利可能与特定客户毫不相关(例如,可穿戴技术可应用于手表,却不能用于健身追踪器)。在通过了技术过滤的其余的28%中(表5),43%会选择淘汰它,因为适用的市场太小(如赔偿不足,潜在的侵权者分组错误)。剩余的57%(占总量的16%)会对专利进行详细的测试。

客户可能关注的一些问题很少会造成专利包的淘汰。例如,如果投标截止日期安排得太早,中介可简单地将它向后推移。定价也很少会成为淘汰专利包的原因,因为:

中介一般知道哪种价格合理,因此会为专利包选择一个合理的价格;

客户决定购买的时候,他们也非常了解怎样的价格才算合理。

表5:专利包初步认定技术匹配,但随后被剔除的原因
剔除理由 按比调整后的2015年市场 按比调整后的2014年市场
实际市场采用率太小 43% 37%
使用证据描述不当 22% 16%
定价 14% 16%
先有技术问题未解决 7% 13%
剩余的专利期限太短 9% 10%
投标日期太早 1% 6%
诉讼问题未解决 1% 1%
针对特定客户的购买标准 1% 2%

销售

今年的销售率似乎略高于去年。有趣的是虽然市场听起来好像已跌落悬崖,但数据却是另外一种情况。

对于销售数据,我们必须切换到一个不同的数据集,该数据集包括1582个专利包,其中352个标识为销售;我们测量的是日历年度。该样本集包括了我们以前在文章中分析过的专利包,研究的专利包可追溯至2009年。就方法而言,我们采用了美国专利商标局的转让数据库来确定销售情况(如果专利包中至少有一项专利被转让,该专利包则会被视为已售)。我们通过改变实际的执行日期—而不是记录的转让日期,进一步完善了销售分析。数据中使用的专利包接收时间截至2015年5月31日,销售截止时间为2015年8月20日(以美国专利商标局的记录为准)。

我们发现销售过程在继续扩展,总的来说结果与去年相似。然而,销售率和卖出时间已稳定下来,甚至有所改善。

市场继续保持强劲,但道路曲折。目前,我们2014年的销售率约为18.4%,远远超过2013年的14. 9%(以市场上的可比时间来衡量)。2013年的整体销售率不及预测结果(分别为27%和32%),反映出后期销售进一步衰落(上市18个月后的销售额出现下降)。2009年51%的销售率仍保留了高水位线,没有迹象显示市场将会再现这种比率。请记住,这些销售数据必然落后于市场的实际情况(可多达18个月)。

正如我们去年的报告所述,专利包上市后的实际售出机会期继续缩短。在2013年上市的专利包中,上市第三年的销售率只有0.5%。这与2012年(1.5%)和2009年(12. 3%)相比均显著下降。我们预计2014年,专利包上市一年后的销售率仍会维持低位。我们认为买家已建立起正式的评估过程,而且决策更加迅速。

我们估算了2014年(日历年度)上市的专利包销售率,结果如图15所示。到目前为止,2014年上市专利包的销售率已超过2013年,我们因此也按比例扩大了2013年第一年的实际销售率。我们使用2011年至2013年上市专利包的销售率,估算了随后几年销售率的下跌速度。

图15:年度累积销售情况 — 从专利包上市日期起

销售 — 按专利包的大小

我们根据上市专利包的大小对销售率进行了分析,发现包含6至10份专利的专利包拥有最高的销售率(表6)。经过初步检查,似乎最大的专利包实际卖得更好,但我们认为这是由于销售识别方法的不同。大专利包
的销售率更高,这是因为只要资产易手,专利包就会被视为已售出。我们没有计算从大专利包中择优购买的买家。这就是说,使用我们的方法,包含51份至100份专利包销售率将会高得多。我们的确发现,包含101份至200份专利的专利包销售率更高(未显示),这是因为买家在择优购买。

表6:销售率 — 按专利包大小分列,2014年上市
資産数 销售率
1 17%
2至5 17%
6至10 25%
11至25 17%
26至50 23%
51至100 18%

销售 — 按接收日期

我们还分析了专利包的销售速度,以估计买家会花费多少时间来投标。虽然对于不良专利包没有迅速出价的压力,但为了计算买家做出决定所需要的时间,我们希望把重点放在实际已销售的专利包上。图16显示,接收到专利包11个月内的销售率达到了80%。三分之一的专利包在前四个月就会被售出,由此可见有些买家的行动十分迅速。加速决策是一种采购优势。

图16:累计销售百分比 — 按从接收日期开始的月数(2014年上市)分列

销售 — 按提供的使用证据

有趣的是,虽然我们听买家说使用证据对中介没有什么用处,但数据却不这么认为。正如上文中定价部分所讨论的,就可以提供使用证据的中介来看,其要价会提升25%-34%。然而,这不是使用证据所具有的唯一优势,它们还能增加成功售出的机会。在2014年或2015年上市专利包的销售中,能提供使用证据的专利包占销量的一半以上(51%)。这便是一个明显优势,要知道这个数据集提供使用证据的可能性仅为36%。考虑到这些数字,能提供使用证据的专利包要比平均销售率高41%,没有使用证据的要比平均销售率低23%。

美国专利商标局的转让情况

从我们跟踪记录的整个销售情况来看(不管所销售的年份),记录日期和执行日期之间的平均间隔为54天。根据经验,我们认为任何超过三个月的拖延都没必要。图17显示了从转让到记录的所需月数,80%的销售都会在三个月内记录。

图17:在执行日期后的转让记录延迟月数 (所有销售)

Alice案对销售的影响

最高法院在2014年6月19日下达了对Alice案的裁决;此后,专利审理及上诉委员会、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和州地方法院在案件审理中便沿用了相关准则。我们通常会按日历年度来研究销售情况,分析之前会给专利包留出足够的时间来出售。不过,由于Alice案与这个时期发生了重叠,我们决定提前研究下2 015年的市场年度(图18)。尽管做出断定还为时过早,但所反映出的趋势很有趣。我们拿出了106个技术子类,按照是否受到了Alice案的影响做了标识。受到Alice案的影响有31个子类,其中包括大多数软件、业务流程、社交网络和广告。然后,我们针对2013年、2014年和2015年(从上一年的6月1日至2013年市场年度的5月31日),比较了Alice案影响地区的市场销售率与各自的总销售率。毫不奇怪,在Alice案裁决前,受该案影响的专利包的销售率均高于市场平均水平:2013年超出15%,2014年超出20%。然而,当看到它们在2015年的销售依然不错时(高出平均销售率10%),我们感到非常惊讶。虽然这远不及2014年的销售情况,早期数据仍显示销售率高于平均水平,这表明市场并没有因Alice案而毁于一旦。

我们也研究了业务流程和财务专利的相对销售率。它包含有7个子类,其中包括业务流程(特别是电子商务、支付和交易工具)以及与支付有关的最少硬件(图19)。这些子类的销售率介于高出2 014年市场总销售率40%和低于2015年市场销售率45%之间。由于业务流程专利包受到了Alice案的严重影响,降幅非常显著,从而成为销量急速下跌的部分原因。Alice案对商业软件市场的影响似乎有限,不如对整个软件技术的影响那么严重。

图18:受Alice案影响的销售率和总市场销售率之间的百分比差
图19:金融技术销售率和总市场销售率之间的百分比差

卖家

我们现在来研究专利的销售方(图20)。我们发现,正如预期,2014年1月1日至2015年8月20日(为核查该数据转让情况的最后日期)的销售率大多由运营公司创造,从62%上升到71%。然而,个人发明者的销售率出现显著下降,从21%跌至8%。非执业实体的销售率也有增加,从11%涨到了16%。由于非执业实体的购买活动也出现增加,所以看上去好像是非执业实体购买了更多的专利,而不是在出售其专利。这些数字中可能缺少的是防御集合体的销售业绩,我们认为许多此类交易都是在私下进行的。

从2014年1月1日至2015年8月20日,销量超过一个专利包的15个实体中有13个是运营公司,2个是非执业实体。这些销售占已售专利包的23%,已售专利的41%,已售美国授权专利的46%。正如我们在第66期文章《探寻高智的专利宝库》中所讨论的,拥有交叉许可(或转让许可)可大大减少公司受到普通卖家专利的影响。重复卖家应成为交叉许可战略的一个关注重点(表7)。

图20:卖家类型分布情况 — 按销售年份分列
表7:重复卖家 (在2014年或2015年售出)
Alcatel Lucent
AT&T
BAE Systems
Harris Corporation
INventec
NEC
NXP Semiconductors
松下
Pandrell
Rambus Inc
Rockstar
西门子
Spansion
VideoMining
Xerox/PARC
方法的变化

比较数据时,我们尽可能确保研究方法与过去的方法保持一致。若以前已建立了数据库,就可能有以下经历:回答完一组问题后,你可以提出一组全新的问题,因此不得不调整研究方法。我们还针对市场变化做出了调整(我们为低于25万美元的交易增加了一个
新的价格区间,并增加了一个新的技术类别)。

此外, 我们还完善了我们的技术(我们的程序员非常忙碌),因此今年我们可以使用实际的转让执行日期,而不是记录日期(有些公司需要很长时
间来记录转让情况)。

这些变化会使逐年同期对比变得更为困难。对于显著的变化,我们会使用新方法再次衡量上一年的数据,以便进行类比。

买家

在对买家的分析中,我们使用了与研究卖家时一样的时间段:2014年1月1日至2015年8月20日。非执业实体的购买量从38%上升到42%,而防御集合体的购买量从13%增长到21%(图21)。运营公司相应下降了12%,购买量从46%下降到34%。正如我们在去年的报告中所预测的,非执业实体活动的增加可能是由于高智公司(发明投资基金三期)开始恢复购买量。

在此期间,108 位买家共购买了206个专利包,15个买家购买了多个专利包。重复买家购买了所售专利包的54%,其中36%都被前三名买家购走:高智、RPX Corporation和Allied Security Trust(表8)。实际上,高智自己就购买了19%的专利包、25%的专利和25%的美国授权专利。

图21:买家类型分布情况 — 按销售年份分列
表8:重复买家 (在2014年或2015年购入)
9051147 Canada
Allied Security Trust
苹果
Broadcom Corporation
Domo
Intellectual Discovery
高智
Knapp Investment
Koninklijke Philips NV
Open Invention Network
Rakuten
RPX
三星电子
Sound View Innovations

诉讼和当事人双方复审

我们分析了专利清单数据库中的所有专利包,以研究我们收到中介的专利包后专利的使用情况。所有专利包中只有2.1%包含了一份在我们收到中介的专利包后发生了诉讼的专利,无论专利包是否已售出。已售专利
包包含诉讼专利的可能性要高65%,比率为3.5%。未售专利包在收到专利包后发生诉讼的可能性要低20%,比率为1.7%。

我们还研究了当事方重审率。在所有跟踪的专利包中,我们发现只有7个在我们收到专利包后提起了当事人双方复审程序,复审率为0.47%,无论专利包是否已售出。已售专利包发生当事人双方复审程序的可能性要高22%,当事人双方复审率为0.58%。未售专利包发生当事人双方复审程序的可能性要低7%,当事人双方复审程序率为0.44%。从所有这7个专利包来看,12个单一专利受到14次当事人双方复审程序 — 两次于2014年提起,另外12次是在2015年提出的。这表明,正如预期的那样,多方复审程序正在不断增多,中介专利也被卷入了诉讼。由于当事人双方复审程序相对来说仍是一种新事物,我们预计这一趋势要大于当前数据。

市场整体规模

2015年市场再度缩水,但并不像人们从新闻中读到的那么严重。我们估计,2014年6月1日至2015年5月31日的实际销售额为2.33亿美元(去年为2.6亿美元)。

与前几年相比,我们对使用的研究方法进行了调整:

  • 我们的销售识别过程使用了执行日期;
  • 重新深入了解了公司记录销售的所需时间;
  • 改进了平均定价方法。

这些反过来能使我们简化市场整体估计方法。我们使用了2015年(市场年度)实际观察到的销量及其要价,我们认为这种新方法更简单、更精确。如果观察到的销售没有提供定价指导,我们会将单份专利189880美元的平均报价乘以专利数量,从而确定出预期要价。

2015年市场年度观察到的销量为136个,在总要价中占3.42亿美元。我们知道在此期间有些销量并没有记录在案 — 估计为3%左右,因此我们将要价与预计售价之间的标准折扣从35%下调为了32%。因此,我们预计2015年的市场总规模为2.33亿美元。在去年的分析中,我们估计2014年的市场销售额为2 .6亿美元,由此计算出市场跌幅大约为10%。

按照20%的平均佣金率计算,中介每年从这个市场获得的收入为4700万美元。我们通过估算每个中介的平均负载劳动率(每年30万美元)回测了市场规模,计算出的全时当量中介为157个。假设每个中介业务有三个中介参与,计算出的中介业务约为52个。我们数据显示的中介业务为61个,表明每个中介业务的参与者更少,或是中介在做其他的事情,如咨询。此外,每个中介业务每年会向市场推出约11个专利包。然而,我们的数据表明有一些中介为市场提供了更多的专利包,而大多数都只有几个专利包。

表9:2015年市场数据汇总
专利包研究期间:2014年6月至2015年5月 566
美国授权专利数量 6127
总专利 8846
单项美国授权专利的要价 277000美元
单项专利的要价 190000美元
2015年(市场年度)已售专利包百分比 (截至2015年8月20日) 13%
销售的专利包百分比(2014年日历年度,预测值) 29%
每个专利包的专利平均数(不包括资产超过200份的专利包) 15.6
每个专利包的专利中位数(不包括资产超过200份的专利包) 5
拥有10项或更少美国授权专利的专利包百分比 75%
年销售额 2.33亿美元
所雇用的中介从业人数(估值) 157

机会、结论及思考

我们近五年前开始编制这些报告,帮助人们了解市场,所获得的成功已远超出我们最乐观的预测。运营公司仍有大量的机会来填补市场空白,每月进入市场的专利包接近50个。更有效的定价能为企业提供购买25万美元以下专利的机会。

卖家多年积累的最佳做法包括:

  • 将待售资产分割成更小的组合,以促进销售;
  • 乐意提供明确的定价指导;
  • 如有可能,应开发使用证据材料并与购买团体分享。

从市场数据来看,运营公司在规划未来的专利销售时仍须与非执业实体合作。交叉许可和转让许可都是降低未来非执业实体风险的高效办法。

2016年,我们期待着继续帮助客户完成数百万美元的专利交易,将继续努力完善我们的数据收集与分析方法,在明年报告中解答更多问题。

行动计划

为最大限度地发挥采购流程的有效性,未来的专利买家应遵从一些最佳做法。

购买专利时应:

  • 说明购买的商业案例 — 确定要解决哪些问题;
  • 制定购买计划的回报模型;
  • 进行购买操作时应注意90%以上的专利都不适合你的需求 — 将这些专利早点剔除有助于大幅降低自己的成本;
  • 制定的购买计划应尽可能易于操作 — 这正变得越来
  • 越普遍,因此对于所有买家来说更为重要。

计划参数包括:

  • 时间表—与前几年相比它更为重要,因为专利包的销售速度已变得更快;
  • 预算;
  • 采购团队的权力和责任;
  • 购买标准;
  • 可接受的专利包来源清单;
  • 特殊要求,如无照公司的白名单。

以下是可快速剔除不良专利包的快速失败分流过程:

  • 提取商业案例中的标准,以确定感兴趣的市场和技术,并确定尽职调查需求。
  • 针对市场、技术知识和法律分析展开综合分析,专利包只要有一方面出现问题便无需进一步审查。
  • 跟踪了解自己项目的基本信息,以便于不断总结经验。

投标和购买技巧:

  • 建立估值模型,确定一个最高出价。
  • 假定尽职调查比所计划的时间更长。
  • 如果可能,应考虑与发明者签署一份咨询协议。
Kent RichardsonErik Oliver是美国加州洛思阿图斯ROL集团的创始人,而Michael Costa是该集团的一位知识产权资产分析师